姜思達:想把自己撕開去袒露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_中華水網
當前位置:中華水網 > 水網資訊 > 人物專訪 > 正文

姜思達:想把自己撕開去袒露

來 源:中華水網摘自網絡   發布時間:2017-08-07 移動版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中華水網

我覺得“透明”或者說袒露,是每個人的欲望之一。表達欲,甚至把自己撕開那種去袒露,其實是每個人壓抑在心中的一個小欲望,所以這是個期待。我希望到最後能往這個方向體現出來的東西去做。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中華水網


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

文|衛詩婕

編輯|張薇


姜思達戒酒六個月了。他稱自己曾經很“貪酒”,大學時代,也曾為自己的情感“買過很多必要的醉”,有時甚至喝到醉醺醺在工體路邊哭。那是屬于他的“迷茫的青春歲月”。但現在的他不會了。前不久參與一個局,所有人都喝了,唯獨他滴酒不沾,因為“不想破戒”。


這種形式上的自律加上忙碌的工作,以及肩負一整個團隊的責任,帶給他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2017年5月開始,他在米未傳媒(2015年9月,馬東創立米未傳媒打造了《奇葩說》)帶領了一個七人團隊,做一檔叫做《透明人》的短視頻采訪節目。節目的構思來自幾個月前他腦海中蹦出的幾個微小靈感。他因此成為項目團隊中的leader,也是年齡最小的成員,每天對着同伴重複:“我們是頭部。


下午三點,結束了與團隊的宣發會議,姜思達坐在會議室裡接受采訪,打開一杯美式咖啡,匆匆灌下幾口後,聲音更有中氣。


《奇葩說》播出四季,這檔說話達人秀節目誕生了數十位網紅。姜思達也是其中一個,在這一千多天裡,他從“并沒有什麼表現的路人蛻變成為高曉松口中“光芒四射的巨星,從一個還在中國傳媒大學念書的素人成為一個擁有微博粉絲173萬的網紅。某種程度上說,他是在獲得大衆的喜愛後認清了自己,并且越來越輕盈。


“第一季最大的收獲是,居然不說話也能有粉絲(笑)。《奇葩說》頭兩季時,他總擔心上台說得不好,“萬一觀衆不笑怎麼辦”。戰戰兢兢、磕磕巴巴地說了,真的沒有人笑。“于是就崩潰了。他認真地看每一季的播出視頻,在每位選手的每一句發言後暫停,練習如何反駁,如何營造氣氛、引爆全場,他漸漸摸索到了信心,“我可以講得更好,我現在沒有講得很好,但反正也有人喜歡,于是放松地講,诶,效果很好。


第三季的某期節目,辯論的主題是《“時保聯”(時刻保持聯系)算不算暴政?》。編劇史航,也是《奇葩說》辯手之一在節目播出前安利,“今天這一場,很多人都表現很好,但,我還是願意命名為‘大美玲之夜’。”果然,他因節目中出色的表現多次登上微博熱搜榜,“大美玲之夜也因此成了微博熱詞。“那一場我确實表現得很好,他的表情有些小陶醉,“錄完之後就希望快點播”。真播了,被誇了,他又覺得“是不是把我誇的太神了?


現在的姜思達,和第一季時頭戴一朵紅花上場的他,隐約有哪裡不一樣。他自己也說不清。沉默許久後,他說“也許是能力的上限在不斷地改變


因賽制原因,第四季表現出彩的他止步半決賽,引發了粉絲在網絡輿論場上的一波熱議。他在各種場合平靜回應。半決賽的辯題是,當身邊人所有人已喝下魔法井水變得意識錯亂、颠倒黑白,自己要不要喝?持反方的他大聲地說出“這個世界,隻有一種對錯是可怕的”,他稱自己那一場的表現“完美地表達了自己的初心


他渴望堅定的立場,盡管他形容自己“其實是個不那麼敢的人——小時候被同學欺負,他從不會用激烈的方式反抗;如果路過有小男孩踢球,他也不願意接近,“總怕那個球砸在我身上。但他還是希望自己“再打開一點、“再敢一點,“讓那些和我類似的人,能夠受到我的感染和影響。他因此做了一些特别的事:與盲人對話,和HIV患者共進午餐,向被輿論歧視的“腦殘粉遞出話筒——


《透明人》的第一期,他找來三位tfboys粉絲采訪。這在全網收獲了超過700萬的點擊量。“我與他們的共鳴有限,他說,但他想提供的是信息。“我和你争你是不是腦殘粉,哎,你腦殘,哎,我腦殘,這事有勁嗎?這事沒勁。他戴着潮牌“anti social social club的天藍色帽子,坐在位子上自導自演起來,很快又回歸嚴肅,“大家永遠在用一個标簽去給對方扣這個帽子的情況之下,交流是不存在的。


“任何一種生活狀态或是情感模式,它的價值需要被大家發現。”



記者:描述一下典型的一天是怎麼安排的?


姜思達:現在早晨一般8、9點起床,然後收拾收拾來公司,10點、11點這個樣子,開始開會,到後期看片兒,和商務、市場團隊開會,問全世界的意見,然後看最新的流量數據;晚上7、8點鐘吃飯,一般是約人和人談事兒,吃完飯之後就回家。接着在電腦面前完工,還有什麼東西還沒做的,在電腦前把它做完。做完之後大概是12點到1點之間,洗澡、睡覺。

 

記者:一般每天醒來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


姜思達:起得晚了。

 

記者:現在做什麼工作?喜歡你的工作嗎?


姜思達:現在全力在做一檔《透明人》的節目。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每個人都在某些時刻想要變得透明。那是一種表達欲,想把自己撕開去袒露。主要是針對兩方面對象的采訪,第一,一些想說但沒有機會說的;第二,人們關注的一些點,可以變得透明,滿足大家的好奇。我希望能往這個方向去做。喜不喜歡我在做的事?very like。

 

記者:為什麼節目叫《透明人》?


姜思達:哎呀,最開始不叫這個名,最開始叫“玻璃屋”。哎呀,這個可尴尬了,跟大家講一講。這個玻璃屋是什麼意思呢?如果在哪個室外的公衆場合,來回過人的,我想自己搭一個玻璃的房間,我在這個玻璃房間裡面做采訪。也許聲音可以通過外放,讓路人可以聽到,或者也可以完全聽不到,反正他們都能看到我們兩個在聊天。


這個場地可能是一個商場,可能是亦莊裡的一個園區,可能是樓頂。後來成本太大了,就覺得沒必要(笑)。我覺得我現在沒有特别多的時間把精力想在形式上,所以這個東西暫且放一放。那我既然不能用屋了,我用什麼?那就是人吧,我覺得還是要回歸到人。玻璃人聽着太别扭了,是吧,所以透明吧。就是這麼簡單的沿用而已,不是說我在這兒憋了半天,然後查《新華詞典》,發現“透明”這個詞具有深意,其實說實話不是的,說實話不是的。


名稱可能很有深意。玻璃能推到透明人。仔細你一想對不對?就是有那麼一刻,有那麼幾分鐘你可以大大方方變得透明,然後你一定希望自己有的話是被世界上另外一個人聽到,你一定希望你的呼聲是在這個上面有回響的,聽不到這個回響,你會非常的難受。


所以我覺得“透明”或者說袒露,是每個人的欲望之一。表達欲,甚至把自己撕開那種去袒露,其實是每個人壓抑在心中的一個小欲望,所以這是個期待。我希望到最後能往這個方向體現出來的東西去做。

 

記者:摘掉了面具,你渴望呈現出來的“透明”是什麼?


姜思達:我會希望能夠呈現我是一個很敢的人。但其實我不是一個很敢的人。我覺得敢是一個,一個非常堅定的氣場,就比如他站在誰面前,他都呈現這樣一個狀态。然後他面對怎樣的言論,面對怎樣的環境,他都很堅定自己的氣場,我覺得這個人是很敢的。我覺得我不太是這樣的一個人。會想得比較多,會從他者的角度去想問題。有的時候是在逼自己去做一個突破,而不是說從本能上我就想做這個突破。

 

記者:從素人到網絡紅人,你最大的感受和收獲是怎樣的?


姜思達:我曾經陷入過思考,我在《奇葩說》這條路上,還能不能走得通。我和《奇葩說》之間,彼此還能給多少加成。但後來我發現,自己對于一個标簽的摘取是一個直覺上的執念,也許沒有什麼意義。這個節目曝光給我帶來的這個影響和我現在做的事情從概念上并不矛盾。在《奇葩說》上我是很認真地表達,我在微信公衆号上也是很認真地表達。那我要做什麼新的東西,我也一定是要很認真地表達。這個要求就鉚在了你後面做的那個事情,它的能量足不足以讓大家拔高對你認知的一個維度。如果不能持續地提供給大家更多的東西,你從素人到某個紅人,下一步還是回歸素人,如果你不想回歸,如果你還想急于表達,還想被人聽見的話,就必須得做出新的東西。

 

記者:在《奇葩說》上經曆的比較難跨過的一個階段?


姜思達:就是不知道自己在那裡邊幹嗎。但是臉皮還有點厚,還沒有到那種,啊,我覺得我自己在下面坐不住。因為你知道嗎,你所有的情緒都來源于大家給的反饋,如果大家對你的反饋是,哎喲,那個人在那兒幹嗎呢?你這個時候就受寵若驚。如果大家說,哎呀,能不能讓他多講點話呀,好喜歡看啊,那你就不會怎麼樣,你當時覺得說,哎,我是可以講得更好,我現在沒有講得很好,但反正也有人喜歡。

 

記者:第三季開始,我覺得你有了飛躍性的進步,這種進步是怎麼來的?


姜思達:是自信心上來了。哪怕我這句話吧,在我心中它就是個6分好笑的東西,但是我知道我有粉絲,講出來就還是會笑嘛,那就把它講出來,放松把它講出來,哎,效果很好。尤其是當你很放松的時候,這6分可能變8分了,這個是經驗問題,這個不是能力問題。經驗給你帶來一種心态。你說我現在的辯論水平,我要比第一季、第二季高嗎?我說實話,我不覺得。


記者:你參與《奇葩說》快三年了,外界其實很好奇你們選手之間的關系到底是怎樣的?

 

姜思達:和諧共處。反正幾乎是每次錄制完,老奇葩都會在一起吃飯。反正和我交流比較多的是真實的關心對方的發展近況的,會替他想辦法的。因為大家還是更像一條船上的人,對,這樣。

 

記者:一天中的什麼時刻覺得最惬意、最享受?


姜思達:最惬意、最享受,在晚上睡覺之前,最近啊,如果就是能打上一次《王者榮耀》,就特别的高興。

 

記者:一天中的什麼時刻是你不那麼喜歡的、不那麼舒服的?


姜思達:早上起床,總覺得自己還是晚了,晚了,有可能就還确實挺晚的。

 

記者:一天中什麼時候工作效率最高?


姜思達:晚上9點之後。

 

記者:除了工作,業餘時間會做些什麼?一般都在什麼時間做這些事情?


姜思達:現在沒啥業餘時間,我是每天花三個小時以上聽歌的人,我現在耳機丢了半個月,都沒找,也沒買,因為我沒有時間。哦對,偶爾會散步,(你)聽聽看,(我)慘不慘,散步,偶爾逛街,去好餐廳吃飯。昨晚打了一盤狼人殺。

 

記者:對你來說,工作與生活的關系是怎樣的?你如何處理二者之間的關系?


姜思達:工作就是生活,我從來不認為工作和生活是分開的,我一直認為,工作侵占我的生活,我要不要為了生活妥協工作,是一個僞命題,因為工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記者:平時最常跟别人說的一句話是什麼?


姜思達:我們是頭部。每天都跟團隊說,我們是頭部。

 

記者:描述一下你曾經度過的最快樂的一天是什麼樣的?


姜思達:好奇怪啊,那個東西吧我一直覺得快樂,但是那個東西一說下來,所有人都不明白。就是不是快樂的一天,那是快樂的一個夢。我小的時候,大概上幼兒園的時候,我就夢着,哎呀,就是夢着我和我媽在那個石椅上,周圍都沒有人,然後後面那個背景是橡皮泥捏的很高的樹,離我們很遠,就是綠綠的樹,很多,就随着風那樣搖。然後我和我媽就在那個石椅上發傳單,但其實也沒有人,我們就是拿着一本傳單然後就扔,對。


其實我也是比較納悶說,我為什麼回答的是這個夢。其實應該有很多非常普通的那種小确幸式的快樂可以回答。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下就被這個點打中了,一下就特别沮喪(哭)。然後我醒了之後特别高興,它是一個moment,就是那一刻,就是我們在那兒發傳單,特别奇怪(哭)。

 

記者:描述一下你曾經度過的最悲傷的一天是什麼樣的?


姜思達:這肯定不是我這輩子目前最悲傷的一天了,但是這是我能想到的一個答案,還是做夢。因為我姥姥去世了,我姥姥是我從小到大就是對我最好的,一直帶我媽生活,我高二的時候,她得心髒病過世的。此後我經常夢到她。


最近這一段時間忙,就一直也沒有再夢到她了,突然間有一天,我就夢到我在樓上往外看,看到我姥姥衣服穿得很好看。黑色的衣服上面繡着什麼什麼東西,她和一堆老年人夥伴在春遊,他們特别特别的開心。然後她就從這邊走了,我太想她了,我就想喊她。然後我就沒喊,我怕我一喊呢,她就看我,然後她也想我,我當時的想法就是,她可能就不會繼續enjoy她的春遊了,我就沒有喊她。


所以就在窗戶這兒呢我就一直看着他們,他們這些老年人就從這個窗戶的邊緣消失。當時就覺得這一面沒見到,我後來想了一下,我要是讓她看到我了,畫面也挺好的。然後就在想,要不下次,就是下次叫她,就這次就别叫了。

 

記者:描述一下你理想中的一天是什麼樣的?


姜思達:一個人在屋子裡待上整整一天,有風吹,然後窗簾在飄,沒有任何其他的事情。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中華水網



每人互動

你最喜歡奇葩說的哪位辯手?


後台回複“進群” 加入每人部落


文章授權轉載自人物(ID:renwumag1980)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中華水網

點擊圖片 ↑↑↑  查看每日簽(meiriqian)詳細内容


每日人物表情包已上架,

在微信表情商店搜索“傲嬌の大管家”可以下載哦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中華水網

詩人餘秀華海澱拼娃外賣江湖CEO10條法則ICU病房故事離婚買房記楊绛他們仨白銀案改變的人生傳奇王菲莆田假鞋任素汐豆瓣阿北國民食品方便面虹橋一姐人臉識别|北漂搬家故事殺貓者大齡留學被辱母親顔丙燕北京大風|高考狀元斑馬線上的隐形人郝蕾 |  畢業| 周迅楊幂

國家精品課程資源庫,中華水網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caifu97080.cn/view-113736-1.html

版權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中華水網”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版權均屬于中華水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鍊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華水網”,違者本網将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中華水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内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本網将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内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Copyright © 2009-2010 CHNDK.COM. 中華水網版權所有 水工業交流群:23917635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水網客服

粵ICP備11036510号 **廣告、鍊接、目錄聯系:QQ1260995099 非誠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