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那事那片天 52硬件_中華水網
當前位置:中華水網 > 水網資訊 > 人物專訪 > 正文

那時那事那片天

來 源:中華水網摘自網絡   發布時間:2017-08-22 移動版

52硬件,中華水網


這是Epoch非虛構故事大賽50強作品的第8篇。


以下為作者原文,未做任何改動。

一個老人去世卻引出了另一位老人心理的極大變化,一個家失去了半邊天。本文從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入手,描述了老伴去世後,老年男性的心理變化以及現在複雜多變的保姆市場。其中還涉及到作為兒女的複雜心情。老年人的心裡健康往往容易被人忽略,特别是喪偶的老年男性更需要社會引起重視。故事全部真實,名字均為筆名。





 | 李天洋

北京外國語大學



消失的半邊天



氧氣罩下一個瘦弱佝偻的身軀躺在病床上,眼皮的褶皺仿佛在刻畫着她走過的80多年的歲月。這已是她靠機器維持的第19個小時。窗外已是寒冬臘月枯樹飄零的場景。

 

張老太的四個女兒在門口與醫生商讨最後的搶救方案。醫生平靜的說:“老人的器官已經衰竭了,估計靠機器維持不了多長時間,看你們要不要停止機器的維持。老人活這麼大歲數,已經枯竭了。”四個女兒看看彼此,準備商量一下。

 

大姐萍說:“四子你說吧,看看咱們還維持着咱媽嗎?” 老四瀾眼看着眼眶紅了起來,很深地咽了口口水,說:“别折騰咱媽了,我想讓她沒有痛苦地走。”“是啊,這麼多管子插着,太痛苦。“老三娟也說道。這時不愛說話的老二也點點頭。四姐妹就這樣做了最終決定。孩子們在床邊紛紛摸着老人的手說了幾句告别的真心話,醫生就拔掉了管子。哭聲漸漸從病房中傳出。

 

四姐妹拿出提前準備好的衣服給老人穿上,叫了準備喪葬的車。老人就這樣安詳地走了。

 

幾天後,當老人的事一切都處理妥當,四姐妹回到家中,告訴了父親這個消息。早已做好心理準備的老爺子沉默了半天,吐出來一句:“你媽這一輩子就看上我了,她先走了。”張老太患腦血栓接近十年,老爺子照料的還算細心,如今老太太一走,不知對老爺子來說是解脫還是打擊。

 

四姐妹收拾了老人的遺物,邊整理邊推測老爺子的心理。“不知咱爸心理能不能承受啊”“是啊,雖然咱媽已經患病多年,不怎麼能和人溝通了,但是畢竟人走了。”“這幾天,咱們就多陪陪咱爸吧,和他聊聊讓他想開點。”老爺子一個人,在屋裡偷偷抹着眼淚,嘴裡叨叨着:“我這一輩子沒有對不起你媽,你媽每次看見我都沖着我笑,當年她心裡特别樂意。”

 

張老太平時話很少,自從嫁入這個家便默默地撐起了半邊天,生兒育女,為這一家人操勞。得病十年來一直是老伴伺候吃喝,老兩口沒有什麼大事,就在小事中相互陪伴,走了過一年又一年。這離世雖然不算突然,但是空出的大半邊床就仿佛這個家消失的半邊天,于孩子們如此,于老人更是如此。

 

老四怕父親受不了這一時的孤獨便要了隻寵物來陪父親,小狗在家裡又拉又尿,但也活潑可愛,隻是老父親的臉上并不見多少笑容。四個孩子不僅要輪流照顧老人,還要照顧寵物,實在是亂成一鍋粥。于是,小寵物也被老四帶了回去。家裡出奇的安靜,又靜的離奇。


52硬件,中華水網

孤獨的老年人 圖 | 網絡 

 


那時的婚姻



解放初期,跟着城裡父親做生意的祥子(姚老爹)回到老家,準備看個大戲,收拾收拾再回城。夜晚将至,圓圓的月亮挂在樹梢,皎潔的月光下,一場戲聚攏了村裡的大部份人,祥子穿着一身幹淨的布衣裳,走到戲台前湊湊熱鬧,看到高興處不時咧嘴笑着。這時已是中年的張王氏(張老太的母親)正站在不遠處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她抿着嘴笑了一下,像是有了什麼主意。

 

幾天後,張王氏來到了祥子家,拽着祥子母親的手說:“我家仙兒(張老太)是家裡的老小,寶貝在家裡時間久了,我捉摸着你家祥子至今也沒有婚配,不如讓他倆成了可好?”高老太(姚老爹母親)心裡想着,她家仙兒至今已有二十五六,比我家祥子大出六七歲啊,這門婚事還要再思奪思奪。一番寒暄過後,高老太讓仙兒媽先回去,她說再考慮考慮。

 

張王氏三兒一女,這小女兒一直是家裡的寶貝,就捉摸着找到一家可靠人家,心裡才放心。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女兒仙兒。那個年代婚姻都是父母做主,仙兒自然說好,但私下裡找人指認過祥子,見他眉清目秀,一臉善意菩薩像,心裡也自然是樂意。

 

高老太抵不過張王氏三番五次過來提親,而且兩家之前就私交甚好,又覺得姑娘大了知道疼人,便也答應了這門婚事。兩人這就算定了親。

 

不料,這件事傳到了仙兒的幾位嫂子耳中,那時正逢解放初期按人頭分地,仙兒在本村也有自己的幾畝地和一片果樹林。幾個嫂子們合計這祥子也是本村人,若仙兒就這樣嫁過去,豈不是仙兒的地和果林也要歸屬祥子家。如果嫁一個外村的,這幾畝地和林子就可以留下了。于是他們想着說找個算命先生,私下給他點錢,請到家裡,就說他們八字不合,這祥子會克仙兒的命的。

 

見了算命先生後,張王氏心裡果真嘀咕了,趕快去高老太那把這門婚事退了,說他們八字不合。高老太這下,心裡不舒服起來,這本來是上趕着的婚事,怎麼又退了,心裡是有些不滿意。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着,有一天,幾個嫂子間鬧了點意見,在婆婆面前,大嫂子突然談起了此事,吐露了事情真相,張王氏大發雷霆,趕緊走到祥子家,向高老太說明了事情的原委,并且表态還希望能成這樁婚事。這樣一折騰,高老太雖心有不願,但了解了前因後果後也覺得事出有因,又考慮兩家私交甚好,仙兒也是個懂事的姑娘,便又應了下來。

 

1952年的臘月,姚張兩家喜結連理,包辦婚姻下,一對男女走在了一起,年輕的男子甚至不知道女方的樣子,女方也隻是多半聽從母意。


接着他們便生下四個女兒,走過六十多年的日子,沒有大吵大鬧,日子也算過得平靜幸福。

 


變臉



張老太走的第12天,已經年近八旬的姚老爹把四個女兒都叫到了一起,準備開個家庭會議。他低着頭,看向牆角的某個角落,低聲說道:“我想找個老伴,你們說說意見。”姚老爹這麼一說着實驚到了四個女兒,她們萬萬沒想到和母親相守60多年又照顧病重母親接近10年的父親竟然在母親去世12天就提出了這種要求。老四一下子紅了眼睛,急着說道:“爸,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我媽才走沒有幾天啊!你們之間的情分就這麼薄嗎?”老大這時也急了,語氣一下子變得鄭重起來:“爸,不可能的事,你提出這種要求,你讓我們四個怎麼接受!”見女兒們都表示不同意,姚老頭捂着臉哭了起來,邊哭邊說:“我一輩子照顧你媽,把她照顧走了,她留下我一個人,枕邊少了人,我受不了。”他用手捂着臉哇哇大哭起來,似乎這種想法在他心底憋了很久的樣子。窗外的陽光還如以往一樣照進屋裡,地下影射着姚老爹佝偻的身軀,他時不時地抽搐着身子。

 

過了許久,姚老爹又斷斷續續地說了起來:“我和你媽這一輩子沒有吵過架,她順着我的意思,我也賺錢撐起這個家。現在她走了,我身體也不好,需要人照顧。關鍵是我内心寂寞啊!你們一個個上班走了,家裡就剩我一個人,我有個病什麼的怎麼辦?!你們不同意我找老伴也行,你們輪流照顧我!家裡不能沒有人!”姚老爹語氣越說越重,仿佛受了千般委屈一樣。

 

面對着老爹的要求,四個女兒一方面心疼父親,一方面又難以接受他過分的要求。最終,決定輪班在家照顧情緒失控的父親。就這樣日子過了一個星期。日日面對女兒們,姚老爹還是不斷哭訴自己心中的委屈,說着自己找老伴的意願。他的話像尖刀利刃般無時無刻地刺痛着女兒們的心,但是,看着老爹在家不斷歎氣,女兒們也都漸漸心軟順從老人的心願,先從小區裡合适的人選物色開來,委婉地表達父親的心願,但結果并未如願。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着,姚老爹并沒有因為女兒的陪伴而開心起來。他到是有了新發現,報紙上不時刊登着找保姆,保姆伴的消息,他不斷要求女兒們去聯系,想尋一位保姆伴。“保姆伴”通俗來說就是沒有合法婚姻關系的老伴,照顧男性老人的日常起居包括滿足男性老人的一切需求。女兒們在老爺子身邊的這幾天,發現父親并不是因為母親離去而傷心,早早尋摸着找個女人來陪的心思越來越重。

 

在愛與痛的反複折磨中,女兒們還是聽從了老人的意願,畢竟母親走了,父親不能再随之離開他們。老四帶着姚老爹走遍了市裡的中介機構,前前後後也被騙了不少錢。有的保姆幹了沒有兩天便嚷嚷着要走,有的更是難以接受“伴”的要求,有的是價錢太高,姚老爹負擔不起。一番折騰後,原以為老爹找保姆伴的想法會打消,誰知那股子勁并沒有減退。


52硬件,中華水網

孤獨的老年人 圖 | 網絡



保姆保姆



“來吧,這就是我家,進來看看吧。”隻見大姐領着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進了老爺子的家門。這是女兒們領進的第4位保姆了。老爺子見狀,喜笑顔開,拄着拐杖使勁往門口走着。               

 

“爸,她叫張素琴,給您找的保姆。是我剛從中介那領來的,先幹兩天看看吧。”老爺子上下打量着保姆,漏出了笑容,嘴裡念叨着:“挺好,挺好。”大女兒看見老爹那個樣子真是又氣又無奈,也隻得招呼着保姆坐下。

 

保姆名叫張素琴,A市郊縣人,今年43歲。本是南方人,卻因年輕時死了丈夫被賣到A市,有兩個兒子都在南方的城市打工。她到是不客氣,一副自來熟的樣子,坐在沙發上說起自己的身世。大姐和她說好了一個月的工錢和休息的天數後便帶着她熟悉起了日常需要做的工作。“比較麻煩的就是伺候我爸洗澡和上廁所。做飯,洗碗這些事你都會吧?”“飯做得不好,還麻煩你老爸教給我吧”保姆東看看西看看,眼睛盯着這盯着那滴溜溜地亂看。“今天我帶着你幹一天,有什麼不懂的不會的你就問我。”老爺子拄着拐杖,在後面跟着,仿佛丢了魂似的。夜幕降臨之時,保姆睡在了老爺子旁邊。

 

張素琴就這樣在這家幹了起來,比起其他保姆時間上都算長的。老爺子家不像别人家限制保姆吃喝和行動自由,想吃什麼吃什麼,有空沒事了還可以出去轉轉。原本以為這保姆能安安生生地過下去了,可誰知,她心裡早就有了主意。

 

這事情的暴露還得從大女兒有一次遇到中介的人說起。中介的王大媽有一次見到萍,拽住她的手說道:“哎呀,萍啊,你家這保姆一有空了就往我這跑,說是讓我給她再找地方,還讓我給她再找老伴呢!”大姐萍聽了氣不打一出來,心裡想着,一家人對她這麼好,她到是蹬鼻子上臉了。

 

一個月除了可以休息兩天外,這保姆還時不時的在家裡炖魚炖肉,拿回家去吃,三天兩頭的請假,一會家裡收麥子了,一會家裡裝修了,一會老頭子生病了。弄得家裡幾個姑娘還得時不時請假回家照顧老爹。除此之外,家裡的水果,好吃的,她一個沒拉下,吃的速度都趕不上姑娘們給老爹送的速度了。但是,也就是這樣也沒辦法,老爹就是知道這件事,也抵不過内心的寂寞,對這個保姆是一慣再慣,一寵再寵,畢竟老爹喜歡這保姆,女兒們急着也沒用。就在這期間保姆還時不時說自己不幹了,都是姚老爹多次打電話,甚至漲工錢把她硬叫回來的,保姆不在的幾天,老爺子更是左一個電話右一個電話,對保姆的生活關心甚至超過了幾個女兒。

 

保姆,保姆,保姆成了姚老爹生活的全部。原來張老太還沒走的時候,全小區的人都誇姚老爹照顧的好,誰知老爺子變臉變的這麼快,其實可能不是變臉,而是變心。


52硬件,中華水網

孤獨的老年人 圖 | 網絡



奔波之心



自從張老太去世後,對女兒們姚老爹的脾氣到是見長。出門買菜,或者去超市為老爹買東西,一個不符合心意就被姚老爹發一通火,對女兒們大吵小吵也是不斷。

 

女兒們為了老爹的保姆事也費勁了心思,一方面也急着給老爹找合适的人選,另一方面更是擔心老爹受騙,心裡更承受不了。自從張老太去世後,幾個女兒覺得家裡少了些許依靠,就像老四常常想的那樣:以前覺得家裡遇到什麼難事,都有母親,隻要母親在心裡就有依靠。然而主心骨走了,又要天天面對變了的父親,幾個女兒心裡都不是滋味。

 

面對老父親的哭訴,幾個女兒一方面理解老人内心的孤獨,另外一方面又難以接受他那說不出口的要求。在與女兒的幾次談話中,老爺子多次表示自己一輩子對張老太好,一生也很不容易。可是,面對老爹急着找老伴的心思,幾個女兒還是不能理解。看着老人要死要活的哭訴,女兒們也心軟了,隻得答應老人找個保姆伺候着。

 

女兒們從心底知道老人需要的其實不是女兒在身邊的那份關心和愛護,在他心底他更祈求的是有一份像夫妻在身邊一樣的情感。另外,受封建傳統思想教化的影響,他認為男人身邊必須有個女人伺候着才行。可是面對保姆市場的亂象,為了給老爹找到合适的保姆,姐幾個分别在保姆市場給老爹挂了牌。如今保姆市場亂象叢生,不像以前保姆單純想找個飯碗那麼簡單,新聞中爆料的各種奇人異事也使得女兒們要擦亮眼睛。

 

幾天前張素琴又以要回家為兒子辦喜事為由要請假回家,這是她數不清第幾次要回家了。眼看過了年,保姆也走了有将近一個月的時長,姚老爹硬是要女兒們打電話把她叫回來,而張素琴已經明确表示不想幹了。女兒們被老爹逼的一天一個電話讓把保姆叫回來。女兒不打,老人家自己打,在電話中,低聲下氣說盡好話想要保姆回來。幾個女兒見狀,心裡又急又無奈,隻得又跑去中介,為老爹尋找保姆。

 

過年之後,大姐又從保姆市場給老人領回來一個保姆,說是從南方賣到北方,年輕的時候又被丈夫抛棄,腦子受了點刺激,愛叨叨自己家裡的事,人到是個老實人。姚老爹也是無奈,一方面又背地裡打電話央求以前的保姆回來,一方面又隻得接受新來保姆的現實。

 

大姐又帶着保姆熟悉起日常的工作,告訴她一些注意事項。在大姐心中,她已經不可求這個保姆能幹多久,她隻是希望能久一些更久一些······

 


後記



保姆市場的亂象和老年人的心理健康問題是我寫這篇特稿的初衷。近年來保姆市場問題層出不窮,其實目前國内大多數職業介紹所都處于一種非常原始、初級的階段,一張紙、一支筆、一個人,最多外加一台電腦就可以辦個職業介紹所。對于上門的保姆和雇主,不僅無法驗明他們的身份,對于其刑事犯罪記錄更是一無所知,容易給一些不良人士以可乘之機。保姆在一家雇主中幹不長時間,幹着一家又給自己尋摸另外一家,這種現象普遍存在,另外還包括保姆偏财,保姆偷東西,虐待老人兒童,也存在一些雇主對保姆實施強奸、毆打等侵犯保姆人身權利的事。

 

多年來,我國的家政業處境十分尴尬。在公衆眼裡,保姆是個被瞧不起的行當,年輕和文化程度高的人都不願入行,因此,家政服務始終供不應求,急需保姆的家庭很難請到保姆,尤其是照料老人的保姆更是難找。由于保姆來源匮乏,所謂家政中介服務也多處于原始層次,凡願當保姆的來者不拒,這家不行換那家,反正不缺活幹。


應當承認,無論照顧小孩還是老人,保姆都是伺候人的“苦差事”,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質。有些保姆為何淪為殺人惡魔,肯定有其心理畸形和人格變态等特殊原因,問題在于,這樣的人竟然能通過正規的家政中介屢屢走進雇主家庭,社會似乎沒有任何防範和阻攔的門檻。


對于監管部門而言,制定有關保姆和雇主“黑名單”制度,對于曾經有過不良記錄的保姆和雇主,由原職業介紹所統一上網供各地查詢,可以從源頭上減少保姆或雇主重新犯事的幾率。

 

另外,就是老年人特别是老年男性喪偶後的心理健康問題。面對失去老伴的孤獨寂寞,要怎樣排解。一方面是老年人要積極主動,多尋求自己的興趣愛好,和别人打打牌等,另一方面就是兒女的陪伴,兒女們應當多與老人說話,回憶以往過去的好日子,面對老人想找保姆的心思,應給予正确的指導和疏解。

 

老年人除了孤獨以外,往往還伴有封建的思想就是男權主義思想,他們往往認為女人是無限的服從與陪伴,死後續弦甚至有的還抱有三妻四妾的想法。這些想法不能實現的時候就隻能通過找“保姆伴”“保姆”來實現。這就需要兒女們積極勸解,還有就是社區可以提供一些輔導,心理健康的輔導,給予一些積極正面的教育。定期給老年人組織一些活動,幫助他們轉變思想。

 

西方一些國家的做法也頗值得我們借鑒,他們為喪偶老人設立專門的救助機構,如老年心理危機幹預中心,對喪偶老人提供心理上的援助和生活上的照料。目前,我國天津也專門成立了幫助喪偶老人的聊天站,使喪偶老人及時得到社會的救助。

 

面對喪偶的老年男性問題,美國學者曾做過一項研究,發現與同齡有配偶的老人相比,喪偶的老人健康狀況要糟糕許多。主要是因為沒有了老伴,很少有人提醒他們按時吃飯、吃藥,做些有益健康的運動等。,男性比女性更難适應喪偶後一個人的生活。因為女性生活自理能力強,等情緒平複後就能開始新生活,而男性自我照顧能力偏弱,除了憂傷,還很容易因為孤獨無助而造成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中國已經步入“老齡化”社會,姚老爹和張老太的故事隻是社會一角的一個縮影,所有的這些都需要我們用相對智慧的制度和手段去解決。作為作者,我也希望,我們以後聽到和看到的這樣的故事越來越少,老人們都能安度晚年。

 

50強作品微信評選規則

 

8月18日起,50強作品在“每日人物”微信公衆号上推送展示,統一按照作品提交順序發布,每天發布2部。72小時後,計算單篇文章點贊數總和。微信評選期間,評審組對50強作品進行交叉打分,得出單篇文章分數。

 

單篇作品總分=微信點贊成績(15%)+評審組作品打分(85%)

 

50強微信評選全部結束後,總分前10名進入決賽,并來京進行現場比賽,角逐一二三等獎。10強名單将于評審結束後在刺猬公社、每日人物、AI财經社微信公布。第11-50名分别對應優勝、優秀、入圍獎(具體請查看大賽獎項)。


注:主辦方将實時監測點贊數據,堅決杜絕刷票現象。“清博大數據”獨家提供全程數據監控支持,一旦發現有刷數據行為,取消比賽資格。

主辦:刺猬公社 每日人物 AI财經社

特别支持:螞蟻金服商學院


52硬件,中華水網


文章為原作者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後台回複“進群”加入每人部落


52硬件,中華水網


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caifu97080.cn/view-114120-1.html

版權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中華水網”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版權均屬于中華水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鍊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華水網”,違者本網将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注明“稿件來源:中華水網”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内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本網将依法追究責任。如對稿件内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Copyright © 2009-2010 CHNDK.COM. 中華水網版權所有 水工業交流群:23917635 點擊這裡給我發消息水網客服

粵ICP備11036510号 **廣告、鍊接、目錄聯系:QQ1260995099 非誠勿擾**